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评价 >> 正文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全面系统研究中国人口政策-----《中国人口政策60年》评介
文章作者:田雪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 

    编者按: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田雪原研究员撰著的《中国人口政策60年》一书,2009年9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该成果被列入“辉煌历程——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重点书系”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文库。应本网站之约,本书作者田雪原先生自撰此稿,介绍了《中国人口政策60年》一书的主要内容、研究方法、理论和现实意义。
    《中国人口政策60年》全面系统研究中国人口政策的一部学术专著。通过作者亲身经历的重要历史事件,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阐述了当代中国人口政策出台的背景,有关人口政策形成的经过,重大问题讨论和论证的详情。尤其对奠定近30年来人口政策基调的1980年中央人口座谈会,关于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会不会造成人口智商下降、劳动力短缺、老龄化不堪重负、家庭出现“四二一”代际结构等的讨论和论证,为首次披露和阐释。该书从实际出发,联系信息化、经济全球化国际背景,将论证和阐发融入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联系国内经济转轨、社会转型、人口转变发展趋势,将当前和未来人口政策放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去考察,提出与时俱进的21世纪人口政策决策选择。作为实证研究的一部学术专著,资料翔实,概念清楚,阐发和论证实事求是,合理运用规范化人口学方法,努力推进学术创新,分析和论证深入浅出,语言文字简捷生动,所提政策建议具有较大可行性和可操作性,是本书突出的特点。
    全书分为前言、十章30节。前言提出问题,具有导读性质。指出国内外对中国人口政策的争论本属正常,除个别者外,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多为不知——或道听途说,或知之不多所至。这就需要澄清中国人口政策的来龙去脉,做出如实的阐释。同时面对21世纪国内外发展大趋势,在总结过去经验基础上,开展与时俱进的研究,既需要提出适应时代发展的一般的或狭义的人口生育政策,也需要阐释包括人口数量、素质、结构、人口与发展在内的全面的或广义的人口政策。
    第一章,概述中国历代人口政策的演变,核心是从生殖崇拜到多子多福观念的衍生,朝代的更替却难以改变多生多育的人口政策。中国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生殖崇拜源远流长,可追溯到距今七八千前的三皇时代。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游牧部落过渡到农耕社会,婚姻和家庭不断演进,原始的生殖崇拜衍化为封建的多子多福思想。这种多子多福思想与以“仁”为核心的儒家学说融为一体,中经宋朝程朱理学将其纳入封建伦理道德,无形中起到规范封建社会人口政策的作用。虽然历代少不了人口节制主义产生,但是始终不能进入主流。多子多福思想对上策动着历代封建统治阶级的相关政策,对下左右着广大民众的生育行为,遂使多生多育成为历经上下五千年而不衰的主导人口政策。封建统治阶级通过直接干预和间接干预推行多生多育人口政策,不仅促进了人口的增殖,把中国送上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宝座;而且形成独具特色的人口文化,奉先承孝、传宗接代、养儿防老、男尊女卑等观念代代相传,成为维系人口再生产的精神支柱。
    第二至第六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年来,伴随社会经济发展几起几落,人口政策跌宕起伏走过路子的阐述,分析当代中国人口政策的形成和发展。第二章,介绍1950年代以马寅初《新人口论》为代表的节制人口的理论和政策主张,遭受两次批判走上形而上学的“人口越多越好”论,陷入“人口不断迅速增长是社会主义人口规律”教条,使控制人口增长的政策难以推行,十年“文革”更陷入无政府状态,人口再生产在大起大落中获得快速增长。人口年龄构成轻、增长势能强、城乡结构落后是基本的特点。然而马寅初新人口论阐发的见解和提出的主张深入人心,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批判从反面扩大了新人口论的影响,使之成为当代中国人口政策的前期理论准备。第三章,分析20世纪六七十年代相交之际,中国人口达到8亿以后的人口态势。此时,国际上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增长的极限》,联合国斯德哥尔摩会议通过《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控制人口增长的呼声空前高涨。面对这种情势,中国政府提出“晚、稀、少”和“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的人口生育政策,加大了人口控制的力度。并将生育政策指标具体化,纳入国民经济计划体系,推出贯彻人口生育政策的具体办法。第四章,阐发作者亲历的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政策的形成,这是当代中国人口政策的基石,也是理解现行人口政策的枢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通过为马寅初先生新人口论翻案拉开人口理论拨乱反正的序幕。人口预测特别是1980年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工作者合作人口预测结果的发表,将控制人口增长的紧迫性进一步提到世人面前。1980年3~5月,中央连续召开有相关部、委、办负责同志和部分学者参加的5次人口座谈会。先是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后转到人民大会堂,最后形成文件在中南海勤政殿,定下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大计。作者受命担负向中央书记处起草报告的任务,对提倡生育一个孩子会不会造成人口智商下降、劳动力不足、老龄化和老年负担过重、家庭“四二一”代际结构等敏感问题,逐一做出符合人口学规范的阐发,再现了当时座谈会讨论的情景,有助于消除国内外种种误解。书中强调不能简单地将中国的人口生育政策概括为“一孩儿政策”,因为从提倡生育一个孩子第一天起,各地就规定了多种情况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强调提倡生育一个孩子主要是控制一带人的生育率,一代人过后,生育率应当做出适当调整。第五章,在评价莱宾斯坦(H.leibenstein)的孩子成本~效益理论、贝克尔(G.S.becker)的孩子数量质量替代理论、伊斯特林(R.A.Easteline)的供给需求理论和考德维尔(J.C.Caldwell)的财富流理论以后,结合中国实际,运用作者主持的1992年中国家庭经济与生育抽样调查资料,分析中国孩子成本~效益的具体变动,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阐述人们的生育行为、生育孩子的数量和结构。西方孩子成本~效益理论以纯市场经济为前提,作者将其应用到中国,加进人口政策因素变量,提出并用了较大篇幅阐发孩子社会附加成本~效益理论。所谓孩子社会附加成本~效益理论,就是在吸取西方孩子成本~效益科学成份基础上,加入社会政策等因素后,对孩子成本~效益引起的新变动做出的理论阐发,及其具体的计算方法。书中以作者在四川省所做的独生子女两全保险和父母养老保险试验为例,说明这一理论的实际应用价值。书中还对当前部分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政策的实施做出诠释,可视为有效增大计划内生育子女养老~保险效益的一项改革,具有普遍意义。第六章,阐述了2000年人口控制目标的提出和随后所进行的调整。就这一时期的人口生育政策而言,基本上是1980年中央人口座谈会和《公开信》定下的基调: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某些确有实际困难符合政策规定的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不能生育三个以上孩子,少数民族适应放宽一些。对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小口”、“堵大口”政策引起的一些歧义,作者做出另辟蹊径的分析,并提出值得吸取的经验和教训。
    第七至第十章,为立足当前并着眼未来,适应人口发展战略的人口政策研究。第七章,阐释1992年生育率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历史性的人口转变,打开通向人口零增长、人口政策合理调整、人口与可持续发展综合决策“三条通道”的意义。从左右生育率变动的经济、社会、人口等基本因素入手,分析生育率大幅度“反弹论”和下跌后难以起死回生的“单鞭下跌论”的局限性,提出稳定低生育水平但要低得适度,守住底线、控制上线、调整好生育率变动曲线的理论依据和政策思路。第八章,提出生育率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并将低生育水平至少保持一个人口再生产周期左右的“转变后”人口概念,指出是生育率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过渡到“后人口转变”的必经阶段,目前我国处于这一阶段中后期,但尚未达到“后人口转变”阶段。适应“转变后”人口态势,提出并论证了实施“后人口政策”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除人口数量、素质问题外,人口年龄、性别、城乡等结构问题凸显是最大的特点,人口政策应调整到全面、统筹解决人口问题上来。第九章,阐述人口在可持续发展战略中的位置,将人口政策纳入可持续发展战略决策之中。可持续发展主要涉及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五个领域,基本的关系和框架结构是: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环境是可持续发展的最终目的,人口是总体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是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推进器。联系中国实际,在人口与资源可持续发展方面,不仅要注意到人均资源水平低,还要高度重视在经济高速发展中人口对资源消耗的加权效应;在人口与环境可持续发展方面,不仅一般地讲人口增长对环境的压力,还要特别注意到现代化建设对人口再生产的影响;在人口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不仅要关注人口数量变动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还要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重视人口素质、人口结构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在人口与社会协调发展方面,不仅要实现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有效整合,还要特别注意到在产业结构、对内和对外关系中人口与社会发展的协调和整合。第十章,回顾新中国人口政策60年,总结“昨天”、正视“今天”、面向“明天”,适应“三步走”人口发展战略,指出当前完善人口政策体系迫在眉睫,给出狭义人口政策和广义人口政策框架体系;阐述人口政策制定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并就当前狭义的人口数量、素质、结构政策,提出具体的决策选择。就各界颇为关心的人口数量变动政策而言,提出并阐发了三条建议:一是全国不分城乡,双方均为独生子女者结婚,一律允许生育两个孩子;二是农村一方为独生子女者结婚,允许生育两个孩子,现在即可实施;城市可稍晚一点儿,从“十二五”实施为宜;三是除人数较少的少数民族外,在确保不生育三个及以上孩子情况下,农村可普遍生育两个孩子。实施这样的生育政策,包括“限三生二”政策,不会造成生育率和出生率多大反弹,仍可在2030年前后实现人口零增长。

发表时间:2010-03-04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