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工作动态 >> 正文
文学哲学学部举办“文化体制改革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学术报告会
文章作者:惠鸣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11月9日上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哲学学部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承办的“文化体制改革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学术报告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报告厅举办。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哲学学部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景源研究员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哲学学部主任江蓝生,学部委员汝信、方克立、黄长著、魏道儒,荣誉学部委员姚介厚、仁钦道尔吉、吴云贵,科研局有关同志和院属研究所约8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中国社会科学网、哲学中国网、世界哲学网等10多家报刊网络等媒体进行了报道。
    此次会议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习贯彻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的重要举措。现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研究员、章建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金元浦教授主题发言摘登如下:
   张晓明对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的建设文化强国的发展目标进行了解读。张晓明认为,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文化强国的改革目标有四个:第一,是深化国有文化单位改革,打造市场主体,这是盘活存量资源,是本轮改革的中心环节。第二,是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既是健全流通体系,更是着眼于放开增量,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有赖于加大开放市场准入,是改革深化的唯一途径;第三,是创新文化管理体制,将政府职能转移到“政策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上来,推动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府和中介组织分开,建立政府调节市场、市场调节企业的新型宏观调控机制。转变政府职能是改革新阶段的关键环节。第四,是完善政策保障机制。完善政策保障是改革成功的必要条件。
    张晓明认为,《决定》中的两个重要概念需要进一步研究。第一个概念是“发挥市场在文化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第二个概念是“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有机统一”。他提出,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活水平极大提高,大部分文化消费活动已经建立在个人自我选择基础上,通过市场机制实现,市场已经取代计划成为文化资源配置的基础性机制。这个根本性转变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也是我国开放文化市场、发展文化产业、并为此实施文化体制改革的根本性依据。承认这一点就是承认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的必要性,必须毫不动摇。一个国家文化政策在一定时期里对于社会效益的适度强调会对本国文化产业起到保护发展作用,但是过分强调反而可能抑制本国文化产业发展,并在国际交往中导致某种类型的保护主义,反应出来的实际上是文化竞争力和总体实力不强,甚至是对自身文化发展的不自信。
    金元浦作了“文化繁荣是发展的更高目标”的主题报告。金元浦指出,《决定》中关于文化对于党和国家发展的历史地位和重要作用做了深刻论述,历史地回顾了我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文化建设的丰富经验,全面吸纳四代领导集体关于文化的重要论断,回答了我国文化建设中一系列带有方向性、根本性、战略性的重大问题,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的方向、目的、动力,提出了新的历史时期文化发展的总体思路、未来格局,并全面部署了未来我国文化发展的宏伟战略,开创我国文化发展的新纪元。
    金元浦指出,纵观全球,当代世界国家战略中的文化获得了极大的跃升。今天世界的竞争,不再仅仅是政治的竞争,经济的竞争,更是一场更大规模更大范围内的文化的竞争。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从“十五大”到“十七大”以来,在一系列重大举措的推动下,我国当前文化已经逐步走向我党和我国国家发展政策的中心,文化发展的理念已经成为党执政兴国第一要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建设成为我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协调发展的坚强思想保证、强大精神动力、有力舆论支持和良好文化条件。我们要在进一步抓好经济建设的同时,将文化建设、文化繁荣当作发展的更高目标去努力奋斗,要像搞经济建设一样聚精会神地搞文化建设,全力推动,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章建刚从与文化市场关系的角度,作了“打造与文化市场互补互动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主题报告。章建刚指出,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对未来十年间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发展做了四个方面的安排,分别是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发展现代传播体系、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和加快城乡文化一体化发展。这里的具体规划内容都是非常好的,但它的分类前提是“经营性文化产业”和“公益性文化事业”。但这样的分类理由不充足。比如现在就又讲文化产业的发展要“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际上公共文化服务也要讲经营,甚至是讲营销,因此这里产业事业的区分就完全没有了;文化体制改革的基本前提都消失了。在一定程度上这也反映了目前的文化改革发展思路不够连贯,还没有深入认识文化发展统一的经济学基础。
章建刚认为,公共文化服务制度上的改革创新不仅要重新锻造整个预算程序,而且要特别注意处理好与市场经济的关系,这些才是文化发展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深层问题和顶层设计。章建刚指出,为了提高效率,公共文化服务首先不能包揽公民的所有基本文化需求的满足,凡是市场可以解决的事都应该交给市场去做。公共服务不要越位。这样可以从根本上杜绝一些低效率问题。章建刚指出,只有学会尊重公共需求,才能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效率。对于我国来说,渐进式的改革也许效果会更好!

发表时间:2011-12-21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